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中国对空防御纵深浅防空作战反应时间短

2019-03-16 20:09:17

中国对空防御纵深浅防空作战反应时间短

对空防御纵深浅,防空作战反应时间短

目前,世界军事强国已经不把防空作战的战场完全局限于本土,而是努力扩大到其它国家,甚至可以涉足全球每个角落。一些地区性强国随着国力的增强,战场建设也趋于外向,虽不像超级大国那样直接把反空袭战场外推到别国领土,但也不断向外发展。以日本为例,近十年来花费巨资填造东京以南太平洋上的小岛——南鸟岛,使其反空袭战场外推了2000千米。日本自1971年以来,一直侵占我钓鱼岛,并修建了机场,还不断派船艇和直升机赴该岛周围巡逻。毫无疑问,日本霸占该岛,除获经济利益外,还可以此为基点,把反空袭地面预警和基地一直推到我国的东海海域,这在客观上扩大了国土防空的战场。而我国沿海海区虽然东西宽1000千米,但由于海区内几乎没有可利用的大型岛屿建设防空警戒和导弹阵地,因此只能将警戒雷达和防空导弹均建设在距离海岸线相近的地域,这使对空防御纵深十分短浅,限制了对空火力的发挥。例如,上海地处东海之滨,北面是宽阔的长江口,市区离海岸线平均距离约40千米,对海方向防空存在先天不足。由于城市频海,缺乏架设雷达和防空系统的理想纵深和地形,而较近的海岸线限制了预警雷达的靠前部署,也没有高山阵地可以用来伸延雷达探测距离,因而雷达截获目标后留给防空系统和航空兵进入作战准备的时间非常短暂。我们以某型防空系统为例,由于上海市区东部也为市区范围,且临海,没有部署防空导弹阵地的客观条件,而且如果部署在这里其对市区的南北方向空中威胁就无能为力,除非在这两个方向再各部署一套发射单元,这无形中增加了部署成本。按照技术规定其应该部署在防御目标的威胁方向后侧,也就是说发射阵地应该部署在上海市区西侧。上海市区南北宽约80千米,东西长近90千米,发射阵地如果部署在这一区域侧面,其预警探测距离就只能发挥设计距离(150~200千米)一半的作用。这与北京地区的防空系统部署明显不同,北京地区拥有渤海、天津、唐山和廊坊近150~600千米的防空缓冲区,部署在大连等辽东半岛和烟台等山东半岛的S一300,可以火力交叠地覆盖整个渤海,成为保卫首都防空圈的重要门户。可见,防御纵深浅是“沿海都市圈”防空的共同问题。

“经济发展至上”的思想,导致防御建设基础薄弱

从1980年代以来,我国沿海地区经济飞速发展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但在建设中片面强调经济发展上,忽视防御基础设施建设的现象也是存在的。一是工业和人口布局不合理。为了降低生产成本,提高工作效率,这些地区的石化工业区和人口聚居区交叉分布,可能造成遭袭后的更大附带损伤;工业园区内的生产与生活用房一体化,可能扩大遭袭后的破坏;人口过于集中,接警后无法及时疏散。二是人防设施建设严重滞后于城市建设。城市现代化发展与配套人防工程建设的差距越拉越大,《防空法》中要求的防空地下室等设施的建设“落实难”,现有人防工程管理空白,被占用现象非常普遍,工程内治安环境差,安全管理问题突出。三是群众人防意识薄弱。目前,经济发达地区人防教育严重落后,《防空法》要求在在校学生中落实人防教育,但基本上是一纸空文,许多人不知道何为防空警报,更不知道空袭时应该避开那些危险目标。此外,在发达地区,防空部队设施和阵地为城市建设而搬迁的情况时有发生,防空阵地附近布满外资,特别是台资企业占地建设在我国防空设施附近,已成为一大怪现象。据报道,台湾当局在2003年8月制订“毒蝎作战”计划,还包括在北京、天津、南京、大连和青岛等沿海大型城市和地区提前潜伏大量特务进行纵火和爆炸,以配合空袭行动。这些情况都导致我国沿海地区防空作战压力非常大,一旦出现漏洞人员财产损失无法估量。

防御目标众多,防空作战行动复杂

我国沿海地区是我国防空目标为复杂的地区,这里不仅有城市、工业生产基地、港口、机场和核电站等大批民用目标,还包括了指挥所、兵员集结地、交通枢纽、军用机场、军港和地地导弹阵地等众多的军事设施,特别是在东南沿海局势紧张期间,东南沿海将集结大量的我军兵力和装备,这些目标都可能成为敌人海上打击的目标。这些目标对防空的要求是不同的,例如,城市、工业基地和机场等目标需要战略性的大区域防空,而核电站、指挥所等需要的是重点的点防御;港口、交通枢纽等需要的是固定阵地的静态防空,而兵员集结地、地地导弹阵地等需要的可能是伴随保障的动态防空。这些不同需要对防空系统的类型和作战形式,也提出了不同的要求。例如,S-300的射程远、拦截高度高,是典型的面防御系统,适合城市、工业生产基地等目标的防御;而“道尔”系统射程短,但反应快,不但可以打击巡航导弹,而且对激光和GPS制导炸弹也能有效防御,因此其更适合核电站和指挥所等点目标的防御。但是在对弹道导弹的反导作战中,S-300又只能算点防御武器,其部署要更加密集。这些要求无疑都使防空作战行动更加复杂化,是对我国防空能力的巨大考验。

总之,“沿海地区”防空作战是一个世界性难题,而我国“沿海地区”的特殊条件更决定了“沿海都市圈”的防空作战面临着巨大的困难和挑战。


香港银行月结单
么尚洗发水
小型饲料颗粒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